自愿缩短任期,苏克里否认“吃钱”遭开除

苏克里现身在布城召开记者会,亲自解答大家的疑问。苏克里强调,他卸任并不是贸贸然作出的决定,是他自己自愿缩短任期的。这早在他去年5月上任时,就已经打定主意,只会在反贪会服务一年而已,这点敦马他老人家也知道。
 

苏克里:已完成1MDBSRC调查,定罪率达91%

苏克里说,当他回归反贪会后就给自己定下两个任务,第一是要完成一马公司及SRC国际公司的调查工作,第二是解决反贪会的内部问题。1MDB和SRC丑闻的后续发展,相信大家也有目共睹。
 
在这短短一年的任期内,苏克里也非常满意自己的成绩单。他在记者会上也说,我国目前已经达到了百分之91的定罪率,简单来说就是,在100名被控的涉贪者里,有91人是会被定罪的。这个数据,足以媲美一些廉政的国家和地区,像是新加坡和香港。
 

 

委任拉蒂花,“于法没错,但政治有失”
 
基本上,反对党质疑的并不是拉蒂花这个人选的能力,他们不满意的是委任程序,违反希盟宣言承诺过,这些关键的公职任命,将经由国会审核。而在执政的希盟成员党方面,甚至一般民间,大家也强调敦马的这项委任,“于法没错,但政治有失”,法律程序符合宪法程序,只是政治上,违反了承诺,首相权力过大,让人不满。如果一直有跟进各方言论,可以看到,朝野,甚至民间的看法,至少都认同拉蒂花出任反贪一姐职位,能力可以胜任,信誉也没问题。
 


拉蒂花任反贪一姐   蓝眼被两派斗争再撕裂?
 
然而,如果来到公正党内部,这项任命却吵得不可开交。如今更有分析指出,委任拉蒂花的争议,已经让蓝眼内部两大派系的裂痕,进一步加深。拉蒂花退党之前,被视为是反安华家族的急先锋,更是阿兹敏派系里的重炮手。现在被委以重任,拉菲兹派系的人马都陆续出来要拉蒂花下台,还说拉蒂花政党派系色彩这么浓,这摆到明就是一项政治委任。说真的,因为派系斗争,现在反拉蒂花委任,反得最凶最出面的,可是蓝眼自己人呢。
 

 

拉蒂花不爱搞派系,蔡添强:曾是安华御用律师
 
针对委任拉蒂花的质疑声浪,被视为是和拉蒂花同属阿兹敏阵营的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,今天发表一篇题为《我所认识的拉蒂花》的文告,为拉蒂花辩护。蔡添强写道,认识拉蒂花这么多年来,拉蒂花从来就不是个爱搞派系的人。大家被忘了,在烈火莫熄风风火火的年代,他一直都是安华多年来御用的辩护律师,也一直坚守捍卫安华的最前线。多次党选,尽管派系阵营都推荐拉蒂花去竞选高职,但她都一次一次拒绝,因为拉蒂花知道她的心不在搞派系,她热诚的是钻研法律,耕耘大马人权事务。
 

 

虽承诺高官任命向国会负责,蔡添强:仍未修宪建立机制
 
针对首相直接委任拉蒂花的程序所引起的批评,蔡添强也在文告中点出,虽然希盟竞选宣言确实承诺过,反贪会主席等重要政府单位人事任命,必须要经过国会审核,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,目前整个法律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,但是现阶段法律还没修订之前,首相的委任依旧是唯一合乎法律的宪法程序。
 

拉蒂花以“我只顾打贪”回应批评,蔡添强:给拉蒂花时间证明吧!
 
蔡添强说,面对种种的质疑声浪,拉蒂花只回应大家一句话,任何人都有权力批评,但她清楚知道她要做的就是打贪。蔡添强说,他很庆幸变天以后,像拉蒂花这样过去20年来都站在最前线,为更美好的大马而斗争的社运分子,找到了自己可以扮演的角色。他呼吁大家应该给拉蒂花时间,让她去做事,证明自己的能力,交出打贪成绩。